【散文】童年三题/柳再义

2021-03-30 07:43 

提示:点击标题下蓝字“柳再义”,即可展开更多阅读。

童年三题
作者/柳再义
01
上学
我是在湖北一个乡村上的小学。我所在的生产队离学校比较远,又没有钟表,上学要不迟到,就得早点动身。那时的三大件是手表、自行车和缝纫机。村上人是根据太阳的高低、光线的亮暗来估摸时间的。
我的父亲在外头做事,母亲舍不得买钟表,只好少睡觉。她像个生物钟,到了时候,就把我叫起来。既然是生物钟,当然不那么准确,有时天气变化,她的估摸就失灵了。这时,我会迟到,迟到了,要么罚站,要多么罚擦黑板。
班主任老师为了鼓励我们早到校,想出了一个挺管用的土办法。他在教室的墙上钉了50多个铁钉,最前面的钉子下是一面红旗,最末尾的钉子下是一只乌龟。
我们50多个学生,每人手上一个小木牌,上边写着自己的名字。到校后,按照先后顺序把木牌挂到钉子上。最先到的是红旗,有奖励。最后到的是乌龟,受惩罚。奖品一般是铅笔作业本,处罚则是打扫卫生。
我有个同窗学友名叫南京,他家比较穷,很想通过早到校获奖,但一个人走夜路害怕,就把我拉上做伴。也不知道是几点钟,月亮还挂在天空,我们就上路了。走在田埂上,旁边是庄稼,脚下是露水。半路上,有一座桥。说是桥,实际只有两根细长的铁管。踩上去很滑,我们就用两支小腿跨着,一步步朝前挪。
对这个,习惯了,倒也没什么。最要命的是一片坟墓,让幼小的心灵很恐惧。那一次,走过了坟墓,心里正在发慌,突然看见远处有明火在晃动。我们动,火就动,我们停,火就停,真是怪了。是不是孤魂野鬼瞄上了小孩?我们大声地唱歌壮胆,脚步迈得飞快。
到了学校,天还没亮。两个人把木牌挂好了,坐在教室里特别无聊。学校里没有任何声音,老师还没起床。我们年纪小,哪里闲得住,唧唧呱呱说起话来。把睡梦中的老师吵醒了。他很是恼火,不仅没有表扬我们,而且还骂了一句:“神经病!”
这是一个多么简陋的游戏啊,然而它却调动了我们上学的积极性。
02
午睡
学校规定:中午必须睡觉。
就趴在课桌上睡。睡得着睡不着都得睡。班干部轮流值日。谁的眼睛要是睁开了,就会被记下。等傍晚放学了,加倍补睡。有时,天已经很晚了,娃还没有回家,做家长的心急如焚,找到学校,原来躺在课桌上补罚睡觉呢!
午睡的时候,特别想讲话。可是不行,班干部牢牢地盯着呢,学校的总值班随时还要抽查。要是班干部舞弊,由总值班严肃处理。即使如此,还是有学生递纸条,开小差。看见别的同学酣睡的傻样——口水都流出来了,谁能忍得住笑?这一笑不要紧,结果被罚晒太阳。夏日的骄阳似火,只一刻钟工夫,就叫人吃不消。被晒者,象叶子一样,蔫了。就改罚站厕所。晒是不晒了,可闻臭的滋味更加难受!
午睡对学习成绩影响不大。但既然是作为一项制度推行,就要讲纪律。讲纪律,难免就会有处罚。
03
获奖
在小学,最重要的获奖是当三好生。德智体全面发展,这是多么光荣啊。当三好生竞争很激烈。先要被推举为候选人,然后是同学公开投票,最后是老师学校审批。这就要求不仅学习好身体好思想好,还要会搞关系。三好生的奖状只有一张纸,但盖的是学校的大红印章!
在做广播操的时候,三好生的名单已经公布过一遍。在全校总结大会之后,还要敲锣打鼓,把奖状送到各家!全校师生几百号人,浩浩荡荡的,走在乡村的土路上,颇为壮观。
有打鼓的,有敲锣的,有吹号的,有放鞭的……队伍还没有进入村庄,庄稼人就站在村口迎接了。这是谁家的娃读书那么厉害,又当三好生了。忙碌的家长从田野往家赶,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接过奖状,笑得合不拢嘴,黝黑的面庞上,最醒目的就数两排白牙。
我那时当三好生,并没有多少物质奖励,钢笔或者笔记本而已。可是把奖状贴在堂屋的墙上,好大的一面,叫谁看了不夸赞?简直可以高兴一整年。
这,就是荣誉的价值。荣誉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荣誉让人兴奋,给人好感觉,也是那个年代最有份量的褒奖。
刊于《镇江日报》
中国 南京
长按 识别 关注
作者简介柳再义《读者》杂志签约作家,诗人,省级报纸副刊主编。其作品清新雅致,内涵深邃,娓娓道来,温暖心灵。入选新加坡全国中学课本,被南京电视台采访报道。
【版权声明】
1、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柳再义,并注明公众号:柳再义(ID: liuzaiyi6666)
2、图片音乐来自网络,属于原创者,如有疑问,请与本人联系,及时处理。
苹果用户赞赏专用二维码
最重要的获奖是当三好生

本文地址:https://www.xiyatuenglish.com/6498.html
关注我们:请加下我们的代理微信:扫描二维码拓玛思益生菌的公众号,微信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