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情感传奇,长篇小说连载《夏府烟云》之(四)

2021-02-12 14:32 

民国情感传奇
长篇小说连载
夏府烟云
作者:李济乐 李婵

祖刚认出那女子原来是雅贞,很是惊异。
原来他俩去街上吃饭的时候,雅贞独自留在房间里,她思前想后,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想,我如今在此逃亡,母亲在家里也不知道是什么状况,父亲引开官兵去了,生死未卜。如果父亲被他们抓到,他们若要赶尽杀绝,势必会来寻找我的下落;如果他们抓不到父亲,也必会想方设法找到我,来威胁我的父亲就范。他们已经知道我一路向南边逃走,这南城距离北城也不到五十里地,还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如果他们追赶过来,也不需要很长的时间,到那时我和夏先生还在一起,势必会连累到他们。夏先生是好人,那么年轻,还对我们父女有恩,我怎能再让他无辜受到牵连呢?想到此便拿定主意,问房东要来纸笔,匆忙写了字条,省去启首落款,以免节外生枝,留下把柄,并提醒夏先生看后立即销毁。她将信条折好交于房东,并嘱托房东再带给夏先生一句话,说她到城西办事情去了,之后便匆忙离开了客栈。因为城西就是丘岭山区,便于躲避藏身。她走出了西门,其时天已大黑,走了不远便停了下来,心里还是对夏先生的安危不太放心,便悄悄地又折回来在城外口探听消息。
命运往往就在一念之间,王雅贞当初想折回城去的这一转念,便注定了她一生的情感归途和悲欢离合。她回到城口大门处,城门已经关上了。不一会儿就听到城门里有马蹄声,守门警察喊着“闲杂人等,一律盘查。”因隔了城门,话语听不真切,但这事情印证了她之前的忧虑,她此时愈加担心夏先生的处境。过了不久,城门打开了,她忙闪到一边,却并没有人走出。她放轻脚步,靠门墙走进门洞向里张望,一眼便看见灯光下那匹高大的枣红马,夏先生正与守门警察交涉。等到王队副从岗亭子里出来又一次盘查的那一刻,情况突变,她便掏出事先藏在身上的瓦片儿,向那警官甩扬出去,随即又打灭了照明灯,让夏先生和贵叔脱离了险境。
雅贞把这事情简单地说了,祖刚愈加对她的做事谨慎又大胆干练显出钦佩之情,“王姑娘真是女中豪杰呀。”贵叔也佩服道,“王姑娘,想不到你这样单薄的身子,还有这么厉害的一招,真够厉害。”
雅贞被他俩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这也没什么,平时我爹练武,就跟爹学了这个,我爹使得一手飞刀,三四十米内百打百中,那才叫高。我爹就我一个女儿,他让我没事了练练这个,也是个备防,作个防身用处,没想到今日派上了用场。”
祖刚道:“嗯,该出手时才出手,这一手使得正是时候。”
贵叔道:“真是学了武艺不压身呢,节骨眼儿上就用着了,多亏王姑娘会这一手,要不然我和少爷也出不了城,不定会是啥样呢。”
雅贞道:“贵叔可别这么说,这事端是由我父女引起的,还连累了你们,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祖刚笑说:“那咱都别再说感谢的话了,平安就好。”
雅贞也笑了:“嗯,听你的,你说的是,平安就好。”
贵叔又问:“王姑娘,那我们现在到哪里去?”
雅真道:“再往前不远,向南有条小路,到那就拐。”
马车拐上了向南的小路,雅贞让贵叔摘去马铃。约摸走出一里多路,回头就看到刚才的大道上有一溜晃动的火把,听得到杂乱的喊声和脚步声,经由刚才那岔口处向西去了。
祖刚道:“好险呀,又躲过一劫。”
贵叔道:“王姑娘可真是诸葛孔明,神机妙算,文武双全,佩服,这事情快赶上说评书了。”
“评书也未见得比这精彩刺激。”祖刚说着看了雅贞一眼。
雅贞又被他俩说得又不好意思起来,低了头微微一笑道:“我可没那本事,只是这事情都赶上了,就多了个心眼儿。咱可也还不能大意,还得小心才是。”
“对嘞,王姑娘说得是,小心没大错。”贵叔道。
说话间马车又过去了一个小村,村头向西南有条小路,走出三五里,北边便是起伏连接的丘岭,南边是不太宽大的小河。在这秋后的夜晚,天上有几颗寥落的星光,四周昏暗幽静,听得见土丘上杂草在夜风中的嗦嗦声、河水漫流石头上的哗哗声,和马蹄踩在坚实土道上的嘚嘚声。马车绕过了一个树岗,向南过了小河桥,走完一段上坡路,便是一道土堤,从堤上向前望去,不远处可见三五处灯火。王姑娘说,我们马上就到了,前边这个村就是,这村叫关庙村,是父亲和我约定会合的地方。
寂静的村庄当马车进来的时候,惹来几声狗叫。走到村东头路北边第三家时,雅贞让贵叔停下车来。这户人家是个篱笆门,矮矮的土围墙外斜搭了些稀疏的秫秸秆,从缝隙看得到那院里有两三间北屋草房,一个小窗户正向外透着微弱的光亮。
雅贞下了车,端开篱笆门,进了院里走到屋门口,轻敲了门。
随着“谁呀?”一声女人问话,屋门跟着就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年纪二十多岁的女人。
“雅贞,你咋来了?快进屋。”
雅贞:“嫂子,我爹来过吗?”
嫂子摇摇头:“没有。咋了?”
“师兄在家吗?”
“在家,在里头。”
“我外边还有人,我去让他们过来。”
雅贞出来招呼着让贵叔把马车赶到院里。这时从屋门走出个身体健壮的男子,引他们进到屋里来。
雅贞就作了个介绍,这是夏先生和贵叔,这是我的师兄关云飞,这是嫂子青英。云飞找过来几个小凳子说,来,坐下说话。
这时青英打过来半盆水,雅贞忙接过来说:“嫂子让我来,看你的身体,咦一一是有喜了吧?”
青英个子不高,五官清秀,说话带着腼腆,笑着点头道:“嗯。”
“几时会吃上我小侄儿的喜面?”
“快了,到时候必定要你这个当姑姑的过来。我也等着吃你的喜宴哩。”青英说着,笑看了一眼祖刚。
雅贞: “嫂子,一说吃,我还真饿了,家有啥吃的没有?”
“有,等着,我去给你下碗面汤,这快。”
这时候,祖刚也忽然想到马车上还有几个给王姑娘捎的馍饼,一路上也忘了给她吃,忙让贵叔取了过来。
云飞拿了几个碗,给祖刚他们几个倒了水,放到小木桌上, “师妹,打黑过来有啥事吗?师父呢?没一块过来?”
“唉,出了点事,还不知道他这会儿是个啥情况。”
青英也忙着去做了一大碗圪塔面,端了过来。
雅贞边吃边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云飞听了,皱皱眉,牙关紧闭,眉角高挑,“啪”地一掌拍在桌子一角,把桌上的水碗都震翻了,怒道:“好小子!没王法了!干他去!”
作者简介:李济乐,号趋古堂,河南原阳人。《故道文苑》特邀撰稿人。
扫码关注故道文苑
欢迎投稿。稿件须是原创,文责自负。稿件请注明作者并附照片一张。投稿邮箱:2514349440@qq.com
文章赞赏全部归原作者所有,平台将以红包形式发放给原作者。
给我个在看再走好吗?

本文地址:https://www.xiyatuenglish.com/3731.html
关注我们:请加下我们的代理微信:扫描二维码拓玛思益生菌的公众号,微信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