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约作家 | 吴国桥:?无悔的知青岁月 || 宁古塔作家网

2021-04-02 14:21 

无悔的知青岁月
作者 / 吴国桥
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1973年,我刚上初一,一件事轰动全国,这就是李庆霖先生给毛主席写信,反映她小孩知青下放生活十分困难,,毛主席他老人家高度重视,将她的信批转全党,并提出"容当统筹解决",还寄上300元,聊解无米之炊。那时,并不完全理解,为什么城镇初中、高中毕业生非要去农村的意义。随着时间推移,年龄的增长,慢慢地明白,当时的中国,国际国内形势十分严峻,美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苏联在边境陈兵百万。伟大领袖毛主席高瞻远瞩,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建国精神,千方百计解决国内就业的突出问题,一批又一批城镇知识青年下放农村,参加农业生产劳动,缓解城镇就业压力和生活物资供应困难。应该承认,1968年前,全国各地知青下乡情况复杂,差别较大,尤其是早期的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知青下放,到黑龙江,到云南,到新疆,到边疆,到困难的地方,由于政策不配套,一大批知识青年的确吃了很多苦,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有的甚至献出了生命。1973年后,知识青年政策得到不断完善,关注关心知识青年生产生活的社会氛围逐步形成,知青的生产生活环境也有了明显改善。1977年7月16日(毛主席畅游长江纪念日),高中毕业不满18岁的我胸带大红花,我们7男3女10位同学带上行李,坐上解放牌卡车到了离县城8里外的知青点,我们的的新家顾岗林场,开始了知青生活。我们知青点附近两公里内还有3个知青点,其中两个是武汉知青点。本来我开始的下放知青点,离家很近,只有两里路,就在县城旁边,举水河东大堤北边的抽水机站,那个时候觉得离家太近,我便强烈要求去更远些,离家8里外的林场的。我们下放的林场,曾经是公社的农业企业,在丘陵岗地上,说是林场,其实就是个农场。我们林场的住房座北朝南,是长长一排带内走廊的平房,走廊两边各8间共16间房,外墙是红砖砌成的,内墙是土砖砌的。我们的住房不大,能放下两张单人床,中间放一张三屉桌。站在林场的大门口环视四周,向西南是一片桃园,向东南是一块块苗圃,还有一口不大的水塘,向东是一片枞树还有几棵板栗树,住房的后边,是一片梨树园,梨树园的后边是一片不大的枞树林,在梨树园和枞树林的东北角是一小片杉树,旁边有一栋平房,是我们林场的3位老农住的,再向北边便是黄泥大塘水库。我们的知青点里,还有比我们早来两年的两男两女大哥大姐知青,我们10位一车来的同学就算入了伙,林场还有13位本乡本土的农民,这是我们的大家庭。
第一天是热闹闹的,大家都开心,好不容易独立生活了。开心过后,第二天一早,7月17日就下地劳动,到黄泥大塘旁秧田去捉田埂。7月的早上,水是凉的,一大早的水感到特别的凉,但既然接受再教育,也就硬着头皮下水干了起来,太阳慢慢升高了,也该吃早饭了。这是难忘的第一天早工。我们林场,其实靠自己种粮吃饭,还要向公社作出贡献。因此,我们仍然以农业生产为主,辅之种些本乡本土的树苗。俗话说: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我们每天清早就出工,就是沿着路边地边铲草皮,一担一担挑到猪栏,隔不多久有从猪栏挖出来,一担一担挑到田间地头。春夏秋冬,我们的知青伙伴们就是挑出挑进,挖出挖进,积肥送肥成了我们日常劳动的主要内容。我们林场的田地比较偏远,最远的有3里多地,近处土地还种棉花和杂粮,稍好点的几厢地是苗圃。因为林场在丘陵岗地上,土地贫脊,又长期缺水,生产环境比较艰苦。农忙季节,挑草头特别是挑麦草头,3里路中间不能放下,因为成熟的麦穗倒立,麦粒容易掉了出来,这对我只能用左肩的来说,肩膀磨得红肿可想而知,好在伙伴们相互照应,能减少一些痛苦。带领我们劳动的队长也姓吴,是附近丛林湾的人,40多岁老单身汉,家里有位双目失明的老母亲。我对他很同情,时常给他以帮助。特别是1978年上半年经人介绍他找了位寡妇成家,他经济上有困难,我找场里预借支我的工钱大几十元借给他,后来我上学不久,他突发疾病去世了,这笔钱算我送他了,那个年月,大几十元钱还真是算钱的。这位队长个子不高,平时言语不多,干起活来总有一股使不完的劲,他常常把我叫在一起干一些脏活累活和技术活,我也很乐意,也很理解他。炎热的夏天,给苗圃抗旱灌水,他把我叫着通宵达旦挥汗如雨的干。早春的寒冷天,整理秧苗床,在冰冷的泥里干活,挑大粪给稻田追底肥,他把我叫着高一脚低一脚的干。半夜,我和同房伙伴从热被窝中爬起来,给早稻种催芽湿水。7、8月间晚稻防稻飞蚉,望着启明星,趁着露水,顺着风,背着喷雾器打666粉,他把我叫着起早贪黑的干。秋冬艳阳高照天,田地翻耕,犁田打耙,一起用牛,他也把我叫着汗流夹背的干。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农民的很多勤劳善良本色。我们实行工分制,我身高和体重都偏低,每天记8.2分。评心而论,知青生活苦不苦、累不累?相比在城里读书,在家里生活,肯定是苦和累的,毕竟都是17、8岁的孩子。那时农忙,捆草头,挑草头,干重活,伙食很一般,菜是自己种的,但油水不多,每月供应45斤粮食一餐就能吃一斤半饭。挑3里多路的草头流过泪,挑一担稻谷到3里路外的梅店村去轧米流过泪,当时我的体重都没有一百多斤的一担谷重,尽管活路很累,都是心甘情愿去做的。虽然苦和累,到了秋天,看着担担稻谷挑进库房,棉花和杂粮收进库房,我们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它是我们双手创造的劳动成果。
我们知青伙伴也有很多快乐的记忆,虽然知青点文化生活比较缺乏,但伙伴们常常苦中取乐,有时到附近知青点串串,伏天的夜晚顶着月亮在水库摸鱼,黑夜走几里崎岖小路到附近村湾赶场看电影,爬上草堆悠然地看《打铜锣补锅》、《鄂尔多斯风暴》,在树林里掏鸟窝抓斑鸠,腊月天互相帮忙打糍耙带回家,那种成就感和喜悦都溢于表面。白天干活很累,晚上还在油灯下看些有用的书,跟同房伙伴交流些学习心德。大家在一起,像兄弟姐妹般的真诚,结成了纯洁的友谊、深厚的感情。说真的,那时的感受,身体是累的,心是快乐的,生活在累和快乐之中,时隔43年我也忘不了那一幕一幕。 时间过得真快,赶上恢复高考,1978年9月的最后一天我终于等来了录取通知书,结束了我难忘的14月的知青生活,告别了朝夕相处,同吃一锅饭的知青伙伴,远赴重庆读书。临别时,一些场景让我终生难忘,场里程书记和廖会记赶到我家,场里以党支部的名义送我一块镜框,程书记郑重而神密地跟我说:“你要把它带到学校去,这可是党支部送你的,你要求入党,是时间短了,而不是你表现不合格"。让我十分感动。我的知青伙伴也送我一些生活礼物,让我十分珍惜,有些物品陪伴了我好些年,常常想起,不能忘怀。毕业后,我分配到天津工作,当上了技术员,后来又调回老家的小县城,在企业当技术员,再后来调到县委机关工作。上世纪90年代初,组织上的信任,领导的关心,我当上了县里的中层干部,先后在几个部门任主要负责人。岁月在流逝,环境在变化,但不管怎么变,我那段短暂知青岁月的记忆和痕迹,始终抹不掉挥不去,长久地念念不忘地在脑海翻腾,我深深地怀念这难忘的14个月知青生活,怀念因时间短未曾一起同框合过影的知青伙伴,怀念知青伙伴的纯洁友谊,怀念我们林场一起生产生活的农民朋友。我的这些知青伙伴,除一位英年早逝外,后来有的了参军,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成为祖国最可爱的人,有的上学读书,有的返城参加了工作,有的还走上了领导岗位,都成为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有用人才,虽经磨砺,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那14个月的知青经历,某种角度上讲,它教会了我如何在艰苦中生活,教会了我怎样正确看待人生、看待荣辱。那段知青经历,对我以后的工作和生活帮助不小。那段短暂的知青岁月,是我人生永远值得回忆的岁月,我为有这段知青岁月而自豪,为有这段知青岁月而荣耀! 青春不再,奋斗者无悔。我为当过知青而荣耀。43年过去了,回顾这段历史,我仍然坚信,毛主席他老人家为了反修防修,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决策是英明伟大的。正因为有那个年代1800多万知识青年的奉献,美帝国主义预言家寄希望中国第三代丶第四代变颜色才沒有得逞。我们有理由相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有曾经当过知青的总书记和总理的指引,中华民族一定会更加强盛地屹立在世界的东方,社会主义道路会越走越宽广,振兴中华,复兴中国的梦想一定能实现!2020年5月11日晚11点50第一稿,
5月13日早第三稿,中午第四稿

作家诗人简介:吴国桥,湖北省武汉市区直机关退休公务员,曾长期从事文秘工作。湖北省武汉市区直机关退休公务员,曾长期从事文秘工作。《宁古塔作家》签约作家。
往期作品欣赏
吴国桥:南丁格尔精神万岁
吴国桥 :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吴国桥:谷雨忆父亲
吴国桥:为清零欢呼!(散文诗)
吴国桥:命运
吴国桥:远方

欢迎关注《宁古塔作家网》
《宁古塔作家》和《宁古塔作家网》是国内线上有广泛影响的文学平台,长期征稿,推荐优秀作家、诗人!《宁古塔作家》和《宁古塔作家网》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引导文学、文艺工作者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坚决抵制,低俗、庸俗、媚俗,用健康向上的文艺作品、引领网络文学为宗旨。为广大文学工作者、爱好者推出更多健康优质的网络文学文艺作品为己任,是文联和作家协会的重要网络平台。
投稿,一律接受电子版。请注明联系方式,作者简介,清晰照片1张。凡向本平台投稿的作品,一周内末收到用稿通知,可另行处理。投稿自愿,文责自负。投稿邮箱:Jinbo1974@163.com(金波主编)或发在我的微信里。我的微信号:b13945316144(白狐金波)关于稿费:凡本平台采用的稿件,有打赏有稿费,无打赏无稿费。打赏20元以上,(不包括20元)开始给作者发放稿费.赞赏费用的百分之四十作为作者稿费。百分之五十作为平台运营、百分之十是平台的税费。小说、散文、诗歌活动及出书费用。有音频主播的,作者的百分之五十的稿费,作为主播的稿费。一周结算一次赞赏,故作品在平台发布后两周发放稿费,后续稿费由于无法统计,所以不发放。请投稿者加主编微信号以便发放稿费。主编金波微信号:b13945316144(白狐金波)
版权声明: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平台联系,以便及时删除。
《宁古塔作家》《宁古作家网》顾 问:田永元耕 夫 高万红
主编团队成员 :朱文光于百成李延民高万红 金美丽 金波执行主编 :金 波
摄影师 :金美丽
《宁古塔作家》《宁古塔作家网》:黑龙江省宁安市,旧指宁古塔,是中国清朝统治东北边疆地区重镇,管辖沈阳以北、黑龙江、吉林广大地区。为清朝著名文人的流放地,二百多年来这里汇集了大量的文人墨客足迹,产生了浓郁的文化氛围和深远影响。《宁古塔作家》《宁古塔作家网》:不厚名人,不薄新人。愿为所有文学朋友提供最佳的展示平台。如果您想看更多《宁古塔作家》的文学作品,请网上搜索《宁古塔作家》即可主编金波在这里期待您的佳作!

本文地址:http://www.xiyatuenglish.com/6166.html
关注我们:请加下我们的代理微信:扫描二维码拓玛思益生菌的公众号,微信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