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盘点 | 那些刚刚跨入本命年的互联网大佬们,谁的日子最舒心?

2020-11-27 09:44 

编者按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新年好呀!先祝各位猪年大吉!
老话常常会说属猪的人命带好运,自来福气。当然,这只是人们对美好人生的愿望映射到属相中而已,是否好运和有福,还是得看个人的努力。
新年的第一条推送,我们为大家盘点了几位属猪的互联网大佬们,看看他们在2018年“渡过的劫”与“发过的愿”。也希望他们能在本命年,带领自己的企业达成各自的目标,推动中国互联网产业更好地向前迈进。

文 / 本刊编辑部

马化腾、丁磊、程维、张一鸣、罗永浩……这些互联网科技界的“金猪大佬”,有的刚刚熬过人生中的“水逆之年”,有的已经在为未来头疼焦虑。
正所谓“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在己亥猪年之初,本刊为读者盘点了这些大佬们在2018年“渡过的劫”与“发过的愿”。希望他们能在本命年,带领自己的企业达成各自的目标,推动中国互联网产业更好地向前迈进。

1

马化腾
小马哥、进击的理工男、腾讯创始人,
对擅闯自家地盘的企业贯彻
“虽远必诛”的鹅厂扛把子。
2019己亥猪年,
是马化腾第四轮本命年。
也是小马哥为鹅厂
打好产业互联网根基的开局之年。

腾讯覆盖中国80%以上的游戏玩家,
但营收可能只有市场的50%不到,
这怎么能叫坑钱呢?

2018年,论投资能力,鹅厂出手快、出钱多;论赚钱能力,鹅厂的净利润比阿里和百度都要高。据腾讯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在游戏收入保持稳定上升的同时,社交、广告、支付和云等新业务的营收高速增长,游戏占比下降,腾讯的收入真正实现多元化。虽然这种多元化有着极强的“霸道”色彩。
比如游戏方面,当今能与小马哥叫板的,也只剩下楼下的丁三石。在其他领域,小马哥治下的鹅厂举报过快播,封杀过支付宝、抖音、多闪、聊天宝和有道云笔记。前两天又在微信上封杀了百度的红包。无论是2010年的“3Q大战”还是这两年的“头腾大战”,小马哥都大有犯我地盘者,虽远必诛的气势。

未来20年,当互联网的红利不在,
产业互联网是我们
连接一切战略、愿景和使命的延展。

也许正是鹅厂曾经“一直在模仿,从未被超越”的出身,才会形成现在虽远必诛的霸道性格。不过,作为当今中国互联网的霸主之一,小马哥对未来的预判还是充满着前瞻性的智慧。在腾讯2018员工大会上,小马哥表示,产业互联网不是孤立的存在,与消费互联网的连接,能更好地服务to B和to G的客户,这种能力也是腾讯在未来竞争中的法宝和利器。
2019年,被揶揄“没有梦想”的腾讯站在一个转折点上。居安思危的小马哥需要为鹅厂寻找新的增长方式,重构业务合理性,让鹅厂真正成为受人尊敬的互联网公司。可以说,小马哥的本命年,也是鹅厂“二十年未有之变局”的一年。

2

丁磊
丁三石、严选达人、网易创始人,
左手养猪右手打碟,
有钱且快乐的稀有企业家物种。
2019己亥猪年,
是丁磊第四轮本命年。
嬉皮老少年丁三石,
将继续为网易带一波
出奇制胜的节奏。

不能说做企业的目的只是挣钱,
挣钱只是一个顺便的事情,
金钱带给我的幸福可能连5%都不到。

吴晓波曾在《锵锵三人行》里说:“我采访过很多科技大佬,只有丁磊是真正快乐的。”每年在乌镇举办饭局的丁三石,笑看商业世界风云变幻云卷云舒而岿然不动,以自己的节奏做着考拉和严选;从没想过做风口上的猪,却心系民生实业养猪;音乐和游戏是安身立命的老本行,如果无法用耳目一新的画风干掉你电脑和手机里的其他游戏,三石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提升玩家精神境界的“老法师”。

现在网易股价涨了,
给我排中国第几富,
网易股价掉下来,
又说我从第几富掉到第几富。
这不无聊吗?

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网易在线游戏净收入103.48亿元,同比增长27.6%。虽然近一年网易股价有所下跌,但似乎并没有为三石增添一丢丢的紧迫感。互联网下半场来临之际,那些昔日登顶的老对手和后来居上的头部新秀都在布局和战略中摩拳擦掌,唯有网易,依然不紧不慢,不动声色地推进自己的AI版图。
也许,这正是在本命年的丁磊又一次出奇制胜前的宁静。广大网易粉丝也纷纷表示支持:本命年,做一个幸福的人;养猪、吃肉,在考拉花钱;本命年,关心音乐和游戏,刷爆网易,爱护三石。

3

程维
神奇80后、烧钱小能手、滴滴出行创始人,
小马哥加持下一路“开挂”的小镇青年。
2019己亥猪年,
是程维第三轮本命年。
在逐步解决安全问题后,
下一个要解决的是赚钱问题。

归根结底是我们的好胜心盖过了初心。
短短几年,
我们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
一路狂奔。

2018年的滴滴深陷股东与政府左右夹击的漩涡中。相比之下,美团的叫板似乎不值一提。滴滴是拥有最长股东名单的中国企业,显赫的资本战队成就了滴滴,但现在却成为最大的压力源。一边是股东对盈利和上市的迫切需求,一边是政府监管部门对平台治理的高压,极速膨胀的“巨婴”,终于迎来了它成年的第一课。
程维似乎也在一脚油门的狂奔后慢慢降速,仔细看看自己到底把滴滴这辆车开到哪儿了,瞅瞅剩下的油还够不?

滴滴绝不是一家黑心企业,
也绝不是一家赚钱高于一切的企业。
6年来,我们还没有实现盈利。

“在逝去的生命面前,我们没有任何借口。”这是滴滴出行官方微信号在2018年8月28日晚8时23分发布的郑重道歉。程维承认,内部体系的提升没有跟上滴滴的扩张速度,同时对行业缺乏敬畏,未来滴滴将首先all in安全。
1月22日,滴滴宣布在春运期间成立春节安全工作指挥部,程维亲自挂帅总指挥,并将在2019年投入1.4亿专项资金加强安全客服团队的建设。除了安全,盈利模式也一直是关系到滴滴未来发展的重要议题。有媒体质问,在美团、高德这些网约车新贵的不断挑战下,滴滴这位孤胆英雄还能撑多久?也许,这也是程维在本命年最为头疼的问题。

4

张一鸣
延迟满足的信徒、曾经的理性自负者、
字节跳动创始人,
热爱“记录美好生活”的中国短视频教父。
2019己亥猪年,
是张一鸣第三轮本命年。
失眠和对未来的焦虑
都是他不断前进的动力。

聪明又理性的领袖忙着实现他的宏图伟略,
却忽视了行业环境的变化。

2018年,头条系失控,张一鸣失眠,字节跳动遭遇监管层的连环整顿。内涵段子因存在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问题被广电总局永久关停;今日头条被安卓和苹果各大应用商店下架三周;火山小视频和西瓜视频被责令整改。至暗时刻的张一鸣不得不放弃以往技术人的骄傲,凌晨的一封道歉信满怀“活下去”的求生欲。以往强调中立、致力于驯服算法的他开始表态:“要将正确的价值观融入技术和产品”。

Stay hungry, Stay young.

整顿,是每个野蛮生长企业能够更好地活下去的蜕变之路。在“去头条化”后,更大的变数是来自时代转变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无论是AI、IoT还是5G,随着技术的迭代和使用场景的改变,哪些产品会逐渐消亡,哪些产品能乘风而上?软件公司、硬件厂商、运营商的角色和秩序又会怎样切换?
如果不能确定,要不就都试一下吧。调整头条、深耕短视频、发布多闪、收购锤子……在自己的本命年,张一鸣似乎尝试打造一个“硬件厂商-电信运营商-第三方服务商”的互补共生体,并进行多管齐下的流量联动实验,以十二分的准备,迎接下一个时代的挑战。

5

罗永浩
著名脱口秀表演艺术家、情怀带盐人、
锤子科技创始人,
著有《我的奋斗》的“初代人气网红”。
2019己亥猪年,
是罗永浩第四轮本命年。
从飞扬的情怀到残酷的现实,
罗老师终于着陆了。

如果没有意外,
失去了灵魂的苹果会疯狂抄袭我们……

起初,锤子发布会被称为“罗永浩之夜”,随着产品销量与期待完全不成正比,“罗永浩之夜”慢慢变成了“罗永浩打脸之夜”。唯一的高光时刻是2017年5月坚果Pro发布后的6个月,以100万台的销量将锤子从垂死边缘拉回。
此后空气净化器销量惨淡、坚果R1价格跳水、TNT当众难产、子弹短信用户流失等一系列尴尬遭遇,令锤子再也扛不住了。罗老师也许开始意识到,身处寒冬,情怀似乎并没有足够的能力抵御刺骨的寒风。如今张一鸣的接盘,实际上相当于官宣了罗老师情怀的倒闭。

我希望在墓碑上写:
他小时候有过很多梦想,
后来因为个人的努力和时代的机遇
能够做成一件事。

2018年9月,罗老师人生第二本书《创业在路上》正式上架锤子科技官方商城,售价58元。此书“完整记录了锤子科技CEO罗永浩6年创业历程”,宣称可助你避开创业路上的“坑”与“雷”。现在看来,虽然部分内容又打脸了,但依然无法掩盖罗老师的创业精神与激情。
2019年的第一个月,罗老师在快如科技的发布会上带着一个金元宝来到舞台,告诉大家:聊天就来聊天宝,彪悍的人生还在继续。
本命年——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进入新年,
难免要立些flag激励自己。
你有哪些计划和目标?
欢迎立在文末留言处呀~

本文地址:http://www.xiyatuenglish.com/1742.html
关注我们:请加下我们的代理微信:扫描二维码拓玛思益生菌的公众号,微信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